财新传媒
2015年10月23日 13:34

悼杜老

我是在周其仁老师组织的北大土地组里,第一次了解杜老的。那时我们经常去各地农村调研,回京后写报告。经常和老师同学吵架,补全错漏的细节,每吵一次,对问题的认识就加深一层。是在那基层与象牙塔的来回穿梭之间,听周老师讲起杜老的故事,才对老人有了一些印象。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01日 21:33

没有城市化就没有现代化

城市兴旺,农村凋敝,是中国的大势。

道理简单,农村太穷,种地没收入、生活太单调、关系太复杂。种地的收入每年一两千元,在城市务工的收入每年至少五六千元,加上在城市更多彩的生活,更多的文化、教育、医疗资源,年轻农民自然往城里跑。除了东南沿海少数发展工业的农村外,大部分的农村衰落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这种衰落已逐渐蔓延到落后的农业县城。在这些县城及其农村,年轻人纷纷往大城市跑,留下了许多老年人。如果靠这些地方自己发展,没有知识,没有产业,没有人才,社会关系复杂,很难发展起来。要改变这种状况,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应经济发展规律,为农村居民进城创造条件,用城市......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8日 11:31

GDP增速下滑的微观基础

这两年来GDP增速突然下滑,从宏观数据上看,是投资下降。看大数字,原因不易搞清,但从微观实例上看,却一目了然。地方政府为追求GDP增速、财税等政绩,大力招商引资,搞大项目、大投资,短期内能拉动统计数据的增长,但一旦项目完成投资,GDP增速必然下滑。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27日 11:30

以地票交易推动农村宅基地有偿退出


我国是一个土地资源紧缺的国家。13亿人口仅有20亿亩耕地,人均1.5亩,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0%。即便如此,农村土地资源利用效率极低,尤其是,农村住房占用了大量土地。以衡水为例,2005年末人均农村居民点用地面积达281.14平方米(《衡水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这个数字在重庆是262平方米,在大理是168平方米。在农村人口大量进城的情况下,这么高的数字意味着,在全国范围内,农村土地资源有巨大的浪费。
 
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尽管《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农村居民“一户一宅”,各地也规定了宅基地的人均面积,但受制于极高的监管与执行成本,在许多农村,“少批多占”、......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5日 00:51

科斯怎样研究经济学——访王宁教授

阅读科斯的文章,常惊讶于其深邃的思想与看问题的独特视角。 恰逢科斯的长期合作者王宁教授访京,于是登门拜访,当面请教科斯研究经济学的方法。经回忆,大致内容记录在此,供经济学研究同好参考。

我:读科斯的原文,可以感受到非常浓厚的经验研究的气息。为什么科斯这么重视经验研究?

王宁:芝加哥大学有位教授Lester Telser,曾经是张五常教授在芝加哥的同事。他曾对笔者讲过,博弈论有两大不同的研究路径,一个是Von Neumann的合作博弈,另一个是Nash(纳什)的非合作博弈。从制度经济学的角度看,制......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1日 20:53

美国的左派

皮凯迪的《21世纪资本论》以及福山的《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知识界的左倾。实际上,我在美国读博士时,也接触过一些历史学、社会学和政治学学者,这些学者普遍左倾......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4日 13:54

光”看见“是不够的

最新一期《看见》中,柴静采访兰考县长: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县长认为,这并非仅是意识或钱的问题,还有一个制度问题。尤其是中国的土地审批制度。可惜,受节目所限,并没有就这一制度问题展开。可能是因为制度问题太复杂吧——节目说不清,观众也搞不明白,于是节目又回到了所谓的“意识问题”。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8日 09:24

地票交易一举多得

户籍改革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与城市化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目前,包括成渝在内的地方政府都在试点户籍改革。然而,户籍改革绝非易事:首先,政府要愿意推进户籍改革,接纳农民进城;其次,农民要有能力进城。这两件事不是想当然就可以实现的。

要让政府愿意接受农民进城,就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资金的问题, 二是土地的问题。资金方面,地方政府要为吸纳农民进城花多少钱?这些钱又从哪里来?土地方面,城市用地已很紧张,住房供给有限,从哪里为农民安居提供土地和房屋?

这两个问题并没有显而易见的答案。一直以来,中国城市居民享受着比农村居民更高的福利水平。在改革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城市生......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6日 23:09

企业家精神

09年去成都,拜访一家成立1年多的软件公司。不大,租下三间房而已,一间卧室用于开会,一套沙发、一块白板;一间卧室用于财务办公;大客厅摆了十几台电脑,每台电脑前坐者一个年轻人。年轻人都是20出头,年龄最大的员工也只有24岁,读硕士一年级。午餐和晚餐是大锅饭,3菜一汤,由一位阿姨送来,边工作边吃饭。年轻人拼命,加班到12点是常事。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30日 11:36

围X造地

围X造地——读《填海造地正疯狂》有感

标题中的x,今天可以是“海”,明天可以是“湖”,后天是“山”,大后天是“天”。是的,只要土地利用紧张,地价足够高,一切的空间,都可以成为“围”的对象。

笔者就亲自见过平山造地:一座高山被整体挖平了。据当地干部说,是因为农地不能转为非农用途,建设用地指标紧缺,只好另辟蹊径,把这座山给挖平了。这真是今天的“愚公移山”。

不奇怪,无论围什么,围出来的决不会是“田”,而是“地”,而且是建设用地。

报道说的很清楚了,围海造地的原因是:

......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12日 21:13

观念与无知

经历越多,知识越多,我发现我越无知。也从而知道,长辈、学校和社会的教育,往往灌输给我许多既有的偏见。

比如,我在高中的时候,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上大学后知道其中也有基因因素,这不是病。朋友中有同性恋者,他们是非常正常的人,只是性取向与我们不同。朋友的父母难以理解和接收,而宗教也是将其当作疾病或者魔鬼附体,不予理解。到现在,我相信长辈们和社会习俗还是难以接受同性恋作为一种正常人来对待。

又比如,在高中的时候,对于有抑郁情绪的人,往往不认为是一种疾病,而认为通过朋友的心理疏导就可以助其康复。自己性格积极的缘故,也往往容易看不起意志消极者。后来越来越了解,有一些抑郁是因为生活遇到了问......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0日 10:19

重建与希望

重建与希望

先看一组照片,是2009年1月份和同学去汶川映秀镇看到的景象:





以下是2011年6月,在同样是重灾区的向峨乡,农民重建的新房:

两组照片对比,真是天上与人间的差距。与第一组照片的映秀场镇不同,向峨乡的多数居民以务农为主,住房状况要比映秀差的多。可是,向峨乡新建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0日 02:40

重建与希望

重建与希望

先看一组照片,是2009年1月份和同学去汶川映秀镇看到的景象: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9日 23:57

贫穷不是天定,命运可以改变

贫穷不是天定,命运可以改变

跟进成都城乡统筹已有两年。故地重游,感慨万千。

2009年6月 成都 都江堰市柳街镇鹤鸣村

&n......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9日 01:17

输出革命

读了徐阿懒师弟的文章,有感于下:

对于近乎偏执的冷战思维,William Blum在 Killing Hope: U.S. Military and C.I.A. Interventions since World War II (2004) 是 这样描述的:“perhaps the most deeply ingrained reflex of knee-jerk anti-communism is the belief that the Soviet Union (or Cuba or Vietnam, etc., acting as Moscow's surrogate) is a clandestine force lurking behind the facade of self-determination, stirring up the hydra of revolution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换句话说,美国近乎偏执的反共思维来自于“阴谋论”,是对苏联等国输出革命的恐......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8日 11:40

令人欣慰的衰落

曾几何时,北大是一所精英大学,代表着中国的国家形象,拥有全国最优秀的教师和学生,北大人也与民族的命运息息相关。在那贫穷落后的年代,举全国之力培养少数精英,企望振兴中华,多少是一种无奈。即使在今天,借助强大的行政权力,大量教育资源严重倾向于少数高校,导致分布极不均衡。然而,伴随经济的发展,北大已今非昔比,不再具有对精英和话语权的垄断地位。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向北大提出了挑战。北大的名声、师资和学生的精英程度,似乎也每况愈下。

如果上述属实,这是一件令人欣慰的好事。这部分表明,经过多年的发展,教育资源不再集中于少数依靠国家行政力量的垄断机构,......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6日 11:36

不要让户改降温

财新网最近报道,户籍改革降温。其实,户改吵了好多年,始终没有重要进展。问题的重点是,地方政府有没有资金实力推进户改,农民的土地又如何处理?为解决这些问题,部分地方推出土地换户籍等方法,却被批为变相剥夺农民土地的圈地运动。

这本是个好方法,让城里人有更多的土地,让农民享受更高的福利。可是,某些专家担心,土地是农民的保障,一旦发生大的经济危机,农民还要回乡种地。这我就不明白了:先不论发生大危机的可能性有多高,就算发生了危机,土地真能成为保障吗?许多地区人均也就六、七分地,在商品日益丰富、涨价迅猛的今天,那点产量怎么可能成......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6日 02:04

不要让户改降温

财新网最近报道,户籍改革降温。户改吵了好多年,始终没有重要进展。问题的重点是,地方政府有没有资金实力推进户改,农民的土地又如何处理?为解决这些问题,部分地方推出土地换户籍等方法,却被批为变相剥夺农民土地的圈地运动。

这本是个好方法,让城里人有更多的土地,让农民享受更高的福利。可是,某些专家担心,土地是农民的保障,一旦发生大的经济危机,农民还要回乡种地。这我就不明白了:先不论发生大危机的可能性有多高,就算发生了危机,土地真能成为保障吗?许多地区人均也就六、七分地,在商品日益丰富、涨价迅猛的今天,那点产量怎么可能成为保障?何况外出打工的多是中青年农民,谁还愿意种地?三年前欧美发生经济危机......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7日 08:32

地票交易一举多得(三)

这篇是这一系列的第三篇,比前两篇谈的更系统,发表在FT中文网上: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7533

(编者按:去年底成都进行的地票交易被叫停后,有关这一新兴事物及成都、重庆两次土地改革经验的讨论并未停止。FT中文网曾先后发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周其仁院长的《成渝土地改革的启示》及徐建国研究员的《房价、地价、地票价三问》,本期以路乾先生的文章继续这一话题。)

户籍改革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与城市化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目前,包括成渝在内的地方政府都在试点户籍改革。然而,户籍改革绝非易事:首先,政府要愿意推进户籍改革,接纳农民进城;其次,农民要有能力进城。这两件事不是想当然就可......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6日 21:31

地票交易一举多得 (二)

前文《地票交易一举多得》发出后,有读者质疑,现做部分回应:

一、请参考经济史学家赵刚对土地问题的研究。历史不能只读帝王及其雇佣文人写的历史,其中很多都是为证明统治者合法性而编造的谎言。经济史学家搜集的数据表明,所谓土地大量兼并、导致流离失所的说法,至少用明清的数据是无法证明的。土地兼并、流离失所的说法,是为证明统治者革命的合法性,在学校中进行的洗脑教育。

二、地票交易与征地不同。前者不会剥夺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只会增加农民手中的耕地。地票交易的是建设用地指标,不是土地本身。

三、请参考前面《为地票正名》一文,我支持的是市场化下的、农民自主交易的地票。简单打着地票的名义,但不让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