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路乾 > 推进集体土地入市 降低企业用地成本

推进集体土地入市 降低企业用地成本

曹德旺在美投资10亿美元建厂,原因是中国制造业的成本比美国高。他说,美国的综合税收比中国低35%,土地基本不要钱,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跨国成本的比较未必算得那么精确,问题也不在于到底差多少,而在于,我国制造业成本是否有大幅下降空间?

 

据笔者所见,我国资源要素的使用成本,依然有巨大的下降空间。只是因为种种产权及管制带来的制度障碍,拉高了企业使用资源的成本。以土地为例,我国土地制度不许农村集体土地入市。那些私下使用农村土地经营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因得不到合法的产权保护,不敢增加投资和产量,导致难以实现规模经济而成本居高不下。

 

制度带来的成本差异,明显地体现在正在进行的33个土地改革试点中。以德清为例,自2015年试点土地改革以来,已完成86宗土地入市,成交额1.46亿元。土地合法入市极大地降低了企业的综合用地成本。

 

德清县莫干山镇仙潭村有一块面积为4040.9平米的土地,原来属于镇集体所有。2000年左右,原使用企业破产,土地与厂房一直闲置。2013年,赵建龙打算在莫干山发展民宿,四处寻找后,发现这块土地,并与镇集体签订土地转让协议。然而,消防部门以不具有土地使用权证为由不予颁发消防许可证。直到2015年8月19日,赵建龙在土地改革试点中,才以307.11万元获得该宗地40年的合法使用权。醉清风酒店于2015年底正式破土动工,赵建龙预计前期固定资产投资将达到2000多万元。

 

类似的例子也出现在新市镇宋市村。该村有一块43亩的集体土地,原来由村集体出租给汽配厂使用,这个企业后因一些原因倒闭。2013年,嘉顺光电从法院那里拍得了房产,并向村里租用了土地。但企业家认为,土地产权不清晰,不敢扩大投入,也不能用住房抵押融资。直到2015年9月,嘉顺光电在入市改革中获得了该地块的合法使用权,并以此获得了农行的抵押融资。企业家表示,将扩大投资一个亿。

 

产权不清楚导致大量土地无法合法入市,难以为企业形成低成本的有效供给。部分在改革前已入市的土地,因产权不清,获得土地的企业不能也不敢扩大投资,导致许多土地荒废闲置。土地产权不清,企业难以向银行抵押融资,增加了企业的融资成本。难以扩大投资,就无法实现量产,实现不了规模效益,企业的要素资源成本就降不下来。

 

德清县通过土地改革,促使荒废的土地进入市场,降低了企业使用土地、资金等要素资源的成本。产权明晰鼓励企业扩大有效投资。经测算,已入市的86宗土地,将带来10亿元以上的新投资。

 

土地入市改革促进了转型升级。近年来,德清部分农村的制造业和采矿业衰退,亟待发展新产业。转型升级本质上是一种知识更新。习惯了原产业生产经营的企业家,因缺乏新产业的知识,在转型时往往要支付较高的代价。产业要转型升级,就要引入新知识,把外面的企业引进来,带动当地企业家的观念更新。

 

大约从2000年开始,十多年来,下渚湖街道上杨村一直以开矿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2013年闭矿后,当地企业家不得不转向其他产业,但因缺乏知识和经验,投资屡屡失败。2015年,利用土地改革的机遇,当地镇干部为杭州企业与上杨村本地企业家牵线,二者分别以4:6的比例出资,共同获得10520平方米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建设五金建材厂。本地企业家负责土地拆迁平整、厂房建设,以及处理当地关系,而杭州企业家专注于生产经营业务。这样的合作,既降低了外来企业的交易成本,也将生产经营知识从杭州带到了德清。实际上,在德清改革中,杭州企业购得了许多集体土地,既促进了杭州企业向外转移,也促进了德清转型升级。

 

集体土地入市提高了农民收入。以武康镇太平村一块20.46亩的入市土地为例(其中村集体0.46亩,组集体20亩),入市后,企业愿意支付的租金从2500元提高到10760元,村民小组的收益从2500元提高到6585元,政府和村委会也分别获得了3443元和732元。洛社镇砂村一块20亩土地入市后,村民每股价值从5500元增长到入8000元,涨幅达45%。据德清县政府估算,如果符合条件的10187亩土地全部入市,农民可获得20.8亿元的收益。

 

在全球竞争的大格局下,降低生产经营成本是吸引企业投资的关键。我国总体资源虽不如美、加、澳等国丰富,但仍有大量资源没有进入市场。受制度约束,资源要素难以变成供给,仍有不小的降价空间。要降低企业使用资源要素的成本,就要改变既有的制度约束,增加资源要素的供给。集体土地入市改革,不但为农民带来了更高的财产性收入,更是降低了企业使用资源要素的价格,助力企业直面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