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1年02月17日 07:52

不是适合中国国情的问题

刚读到一篇短文,不知是哪位海龟写的,说国内经济学界有批评,认为从美国引进的某些前沿经济学研究技术不适合中国国情,并给予辩解。我看这不是是否适合中国国情的问题,因为美国经济学家的研究也未必都适合美国国情。对前沿经济学研究方法的批评,在美国也是异常激烈的。由于学习的缘故,接触过一些美国的经济史学家,也是痛批经济学家不懂历史,胡说八道。当然,这点我不同意,因为我就是研究经济问题的,虽然称不上家。    

举个例子,产业组织理论中,一直对企业间的价格共谋有许多研究,经典理论文章包括Green and Porter (1984), Rotemberg and Salonar (1986)等等,简单的说就是通过某种惩罚机制来固定价格,保证大家不会彼此欺骗......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2日 13:52

为地票正名

地票不仅不会加剧农民“被上楼”,反而可能破解这一现象的制度成因;地票不仅不会推高房价,更有可能起到相反的效果  

2010年底,成都“地票”成交均价达到每亩70余万。

如果一户农民有一亩宅基地,他们把这块土地复垦成耕地,就可以整理出一亩建设用地指标,这个指标可以成为“地票”,农民可以拿它去交易。如果是自主复垦和交易,70余万的价格,意味着这户农民可以净得50余万(在成都,每亩地的复垦拆迁成本当下约为2-3万,如果加上以后可能发生的集体提留和交易税费,约为十几万)。

对于中国农民,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不会有人认为,帮助农民增收是件坏事,成都的“地票”交易却被国土资源部紧急“暂缓”,这又是为何......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1日 14:51

忆一场讲座

宋涛教授辞世了。

第一次见到宋涛的大名,是在东风食堂门口的布告栏上。

那是贴满了各种通知广告的布告栏,有考研辅导班的宣传广告,有八百人大演出告示,有某某协会周末晚教二放电影的通知……,在这些胡乱张贴、毫无秩序、肆意生长的广告中,赫然有“著名经济学家,经济学泰斗宋涛教授讲座通知……”。那是我第一次见宋涛的大名。

那年我19岁,刚入学,读大一,对什么是大学一无所知。只听前辈师兄们朗朗到:大学不在大楼,而在大师。这话含有两层含义:第一,人大没有什么大楼。我住的宿舍号称东风系列,据说是文革前建成的,有纽约世贸中心的风范。我们于是乎叫他“东风破&......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0日 12:36

产权保护与成都改革

成都最近宣布,农民可以保留土地和房屋等财产在城乡间自由迁徙。财产的有效保护是居民自由迁徙、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基础,而建立合法提供财产保护的现代秩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我国某些地方正为城市化中的户籍与土地问题焦头烂额之时,为什么成都的改革可以做到这一点?

让我们从经济学理论谈起吧。传统对交易费用的分析,往往集中在产权转让的成本,比如物流成本。可是,另一种交易费用的概念更加重要,也就是产权在界定中发生的成本,其中保护产权的成本尤为重要。

把交易费用集中在转让过程中的成本,会大大降低我们对真实世界的理解。是的,我去界定产权,目的可不一定是为了转让。如果有朝一日我和某位可爱的女士结婚,去......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0日 12:21

增减挂钩项目与农民权益保护

最近媒体关于增减挂钩项目的一系列报道,通过舆论对地方政府起到了监督作用,值得赞赏。但是多数评论似乎并没有切入到问题的本质。实际上,农民的土地权益是否有效保障,与是否应开展挂钩项目,是应该分开讨论的两个问题。不能因为存在少数违背农民意愿的行为,而彻底否定整个挂钩项目。由此,笔者仍觉得有必要从不同角度来探讨这一问题:

什么是增减挂钩项目?

“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是指,将偏远农村的建设用地地块(拆旧区)复垦为耕地,把腾出的建设用地指标覆盖城市近郊拟用于城镇建设的地块(建新区),从而以建设用地指标流转的形式置换项目区内建设用地的位置。拆旧区复垦的建设用地(包括宅基地)并没有被政府用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