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从弗里德曼的消费函数理论看中国今天的经济情况

作者:张五常(国际知名经济学家)

来源:张五常博客

日期:2023年12月8日

今天我八十八岁了,自从二零一九年我发表过《深圳是个现象吗?》那篇很受欢迎的讲话与文章,我再没有专注地跟进中国的经济发展。

但这些日子很多朋友告诉我,中国的发展很有点不妥,问我意见,我就大概而又粗略地考察一下国内的经济发展情况。

中国目前的困难是有好几方面的,大致上应该不难解决,但牵涉到的经济学理论可不是那么简单。

我认为首先要从弗里德曼的1957年发表而又在1976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消费函数理论》说起。

这是牵涉到二十世纪上半叶英国经济学大师凯恩斯与二十世纪下半叶美国经济学大师弗里德曼的一个重要争议。

简化到尽头,这个争议的一个关键点,是凯恩斯认为国民的消费是基于他们的收入,而弗里德曼则认为国民的消费是基于他们的财富。

上述的两位大师,都是百年一见的天才,但从消费这一点看,所有证据都说弗里德曼是对的。

让我用一些简单的数学方程式来解释这个重要的争议。这里用W作为财富,Y作为收入,r则是利率,再用n作为时间或年份。这其中我要加上Y*作为年金收入,英语称annuity income。我们求得如下的方程式:

如果这年金收入Y*是无限期的,我们就求得如下的简单方程式:

W = Y* / r

从上述的第一条方程式可见,政府的政策压制收入Y1、Y2…,例如抽所得税,当然对经济不利,但因为政府要开支,税是不能不抽的。这抽税的打压收入是过渡性的,对经济的不良影响不会很大,更何况政府的税收会因为政府的操作对经济有贡献而作出补偿。

世界上是没有一个国家没有政府的,而所有政府都抽税,所以无论经济学家怎样说,我认为在好些情况下,政府抽税对经济的损害是低于这税收的贡献的。

今天中国经济的一个困难,是因为好些原因,楼价下降,这是上述方程式的W下降,那即是wealth,财富是也。这财富下降对经济的损害严重,因为这不像收入那样。收入是过渡性的,但财富不是。财富下降,是代表着市民对将来的收入预期是永远地下降了。

上述是大约地解释了英国的凯恩斯与美国的弗里德曼这两个绝顶天才的一点重要分歧。凯恩斯认为国民消费是基于他们的收入,而弗里德曼则认为国民消费是基于他们的财富。

弗里德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因为他有非常足够的证据——令人拜服的——证明他对,凯恩斯学派错。这里我说凯恩斯学派,而不是说凯恩斯,因为凯恩斯本人究竟在有争议的话题上说了些什么话,老实说,我不知道。

我的一个好友Axel Leijonhufvud曾经写过一本重要的书,细说凯恩斯的经济学与凯恩斯学派的经济学是两回事。但这些争议跟我今天在这里说的扯不上什么关系。

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楼价普遍地下降了。不同地区有不同的下降数字,但好些朋友说,普遍下降了三成。这是相当严重的下降。

房地产只是国民的财富的一部分,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部分,究竟这一部分是占国民总财富多大的百分比我没有资料在手。

但根据朋友提供的好些资料,这下降是相当严重的。要怎样解决上述的问题呢?让楼价自由浮动,当然是对的,而北京的朋友显然也正在这样做。但要怎样刺激经济,各方的观点就显得有不少分歧的地方了。

我认为最简单的办法,是弗里德曼五十年前提出的观点。在不约束楼价之外,中国的央行要尽快把通胀的年率推到百分之六左右,然后调校到百分之四,再跟着是让这百分之四的通胀率持续到经济的整体有全面性的可观发展。

是的,弗里德曼研究通胀对经济的影响达到的深度可以说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他屡次对我说一个经济体通胀率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是好的,低于百分之二就有点不妙,而出现通缩则会是灾难性——费雪提出的debt –deflation theory是重要的提点。

当然,通胀对社保这个制度是会有不良影响的,但各方面的研究显示,弗里德曼说得对,百分之二到五的通胀年率是一个可取的幅度。在目前的情况,我认为百分之六的通胀率作为一段调校经济的时期可以接受。

至于通胀对将来社保问题的不良影响,我当然知道,但美国也有社保,弗里德曼当年接受百分之五的通胀率。

目前,我则认为作为过渡性的处理,中国的通胀率可以去到百分之六,到经济有明显的复苏时,再下调到百分之四左右。这百分之四的通胀率要维持几年。这是远高于目前中国物价指数出现通缩的情况了。

本文转自人文经济学堂,更多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话题:



0

推荐

小草学社

小草学社

125篇文章 10小时前更新

路乾,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副教授,美国马里兰大学经济学博士

文章